一条充满希望的纽带

    郭力


    (联合国工发组织中国南南工业合作中心主任)

    自去年九月习近平总书记访问中亚四国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以来,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反响。由于工作关系,我有幸参与了一些在国内外举办的与丝绸之路相关的活动,感受颇深。说到此需要简单介绍一下与本职工作相关的情况。我目前在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南南工业合作中心工作,主要致力于促进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工业合作。早在两年前,我们就与哈萨克斯坦合作准备实施在丝绸之路沿线建设绿色工业园区的项目,通过专家制定相关标准和指导原则以及在试点工业园区的应用,为中国及其它沿线国家实现绿色工业发展探索出一条新路。力争做到发展与环境保护并重,惠及子孙,可谓意义重大。


    从地理范围上说,丝绸之路经济带早已超越了古丝绸之路的范围,起点不再是西安而是中国东部的沿海城市,如连云港和日照。它们不但有高速公路与中国西部省份城市相连,如连云港至新疆边境口岸霍尔果斯的连霍高速,还有铁路和港口,真正实现了海、铁、公路的联运。加上近些年修建的中亚国家到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管道,这些基础设施都为货物运输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早已不是当年靠骆驼运输可比的了。今天所说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跨越亚欧大陆,涉及近30亿人口。也难怪一些原本并不在传统地理范围内的国家都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去年10月,我参加了一个在韩国郦水市举办的第八届丝绸之路市长论坛,与会代表有来自30多个国家的200多人,超乎预料。这个论坛的机制本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中国政府共同实施的“亚欧大陆桥”项目留下的重要遗产。即便项目早已结束,但是市长论坛还是继续将丝绸之路沿线的城市连接起来,通过各种类型的合作,为经济带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尽管韩国从历史上说与丝绸之路并不太沾边,但是韩国总统朴瑾惠还是在第一时间响应了中国的倡议,希望与中国开展更为紧密的经济合作,并提议建设“丝绸之路快线”,将韩国、朝鲜、中国和俄罗斯的铁路连接成网,提高物流互通的能力。


    立陶宛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从前苏联独立出来的一个人口只有300多万的北欧小国,很难想象这样的国家怎么会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有什么联系。今年五月,我应立陶宛国家铁路公司的邀请与中国一些政府官员和企业代表访问了该国并在首都维尔纽斯参加了对方主办的“通往欧洲的便捷通道—新丝绸之路合作论坛”。尽管与会者都是来自中、立两国的各界人士,但立陶宛交通运输部部长和国家铁路公司的总经理等都出席了会议并陪同之后的实地考察,足见对方对中国方面的重视。立方多次强调虽然该国属于小国,但地理位置优越,联接东、西、北欧,铁路、公路及海运均很发达,目前已经有定期的“阳光班列”从该国首都开往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市,非常希望中方能开通至阿拉木图的班列,从而打通这条横跨亚欧的铁路新通道。立陶宛方面对此建议充满期待,甚至提出一些站在中方角度的建设性提议。如中国可以考虑更多的利用该国北部波罗的海天然不冻良港克莱佩达的区位优势,提升对北欧国家的贸易;中资企业可以在该市的经济开发区和保税区投资,利用欧盟国家的便利规避高额关税和检验检疫等手续。为此我们不得不对立陶宛这个小国的立国方略刮目相看。


    相似的事例还有很多。随着中国对外贸易的不断增长,中国制造的商品销往世界各国,对外合作的层次也在逐步提升。希望借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东风进一步加强与中国合作的国家在不断增加。这一点我在历来重视商贸的土耳其感受到了,在地处西亚的小国亚美尼亚感受到了,在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也同样感受到了。


    还有一点感受很深的是丝绸之路作为一条纽带将各国的历史、文化和民间交往紧密联系起来并使它们相互融合,至今仍生生不息。这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的基础和原动力。今年三月去乌鲁木齐出差工作之余,我抽时间参观了新疆自治区博物馆,正赶上那里举办中国西部六省丝绸之路文物联合展览。展出的文物大都显示出突出的各民族文化相互 融合的特征;曾经拥有奥斯曼帝国辉煌历史的土耳其也极其重视对丝绸之路文化古迹的保护。地处亚欧交界处的伊斯坦布尔自不必说,连地处南部相对偏僻的加济安泰普市也对老城区的商业街等区域进行了特殊的保护。靠近市中心博物馆区域的街道中央,一排驮着货物的骆驼石雕依次矗立着,绵延几百米,仿佛向路人诉说着丝绸之路的过去并提醒人们如何走向未来;亚美尼亚的一些历史遗迹都被该国文物管理部命名为“丝绸之路文化古迹”。


    总之,中国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在国际上得到热烈的反响是有其深刻的历史和文化背景的。它将古丝绸之路各国、各民族人民为了创造更美好的生活而和谐相处,互利合作的精神发扬光大,加之以现代社会的政治、经济、贸易和人文的全新交流与合作,使这条经济带充满了近30亿人对共创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无限可能。假以时日,丝绸之路经济带必将为沿线各国人民带来长久的和平与繁荣,成为一条充满希望的纽带。